您的位置 : 方法吧 > 免费一元红包资讯 > 景湮祈烬年是哪部免费一元红包_景湮祈烬年是什么免费一元红包

景湮祈烬年是哪部免费一元红包_景湮祈烬年是什么免费一元红包

今天小编带来囚尽此生泪未眠免费一元红包,这本免费一元红包是描写景湮,祈烬年之间故事的免费一元红包,该免费一元红包作者是雨落如酥,没有早一秒,也没有晚一秒。我做了一切,恰好遇到了你。只有你才明白:我让这个世界爱上我,而我,只爱你!

第4章爱过吗

祈烬年回到座位,对着鲜美可口的食物,半点食欲都没有。

那个女人,竟敢让别人在身上乱摸!

她是傻子吗。

那只摸过她的手……

该死,他心里一阵烦躁,控制不住的想将它砍下来!

心里怒到极点,祈烬年面色越发冰冷,胃口尽失的扫过一桌美食,眼神漠然。

突然,眼角余光暼到张坤城走到了门口。

祈烬年眼眸微微一闪。

张坤城心满意足的拿着合同,一点都没为景湮提前离开的举动而恼火,在他看来,这个人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,反正合同已经签了,以后还有大把机会,不怕她跑了。

景湮的长相非常对他的胃口,够媚,回味着她精致得近乎妖异的面容,张坤城不禁露出一个有些下流的笑容。

他回到停车场,开着车想的太过入神,冷不丁发现有辆车子靠的非常近,不禁皱了皱眉,正想这人怎么开的车,下一刻,车身一阵剧烈的晃动。

张坤城大惊,急打方向盘,却已经来不及了,一头撞上了中间的防护栏,一声巨响后,停止不动了,行人纷纷发出惊恐的尖叫。

另一边的道路上,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平稳驶过,车里的人靠在椅背上,微微侧头,面无表情的看着混乱的现场,眸子冰凉,毫无温度。

很快,交警赶到现场,有条不紊的处理车祸。

迈巴赫随之没入车流,消失不见。

张坤城断了一条右胳膊,伤筋动骨,起码要住院一个月。新买的车子也被撞坏了,张坤城觉得倒霉透顶了。

这还没完,接下来他又因为住院,错过了跟投资方的签约时间,对方直接放弃天琪,选择了其它公司。

张坤城怎么恳求都没有用。

急怒攻心,干脆病倒了。

纪云将所有事情都汇报给了祈烬年。

“天琪的最大投资方撤资了,电视剧拍不成,而且,他是违约方,还要赔付给艺人巨额的违约金。”

祈烬年低头看文件,良久才嗯了一声,看起来心情不错。

纪云试探的问道,“要不要再推一把,趁机将天琪拿下?”

祈烬年沉声道:“不必。”

他说不必,可不是可怜张坤城,而是知道,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,就算他们不出手,等到张坤城出院,也够他焦头烂额的了。

跟在祈烬年身边这么久,纪云早就明白,祈总从来就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。

只是,老板已经好久没有生这么大的气了,当时让他安排人去教训张坤城的时候,他就替对方默哀了,Boss的怒气,没人想去领教。而祈总这次发火,为的却是一个女人而已。

Boss跟这个叫做景湮的女人,到底什么关系,上次单独约人就已经很奇怪了,难道是看上对方了?

纪云打了个寒颤,想到这些年祈烬年保守正经的形象,暗自摇了摇头。

当然,这些事,景湮毫不知情。

从皇廷出来后,她接到Tina打来的电话,询问合同事宜,景湮跟她说了,Tina很高兴,说这是一个好开头,她们应该去庆祝一番。

景湮借口有点累,拒绝了。

回到家,她第一时间打开电脑,搜索祈烬年和其妻子的消息。

在岛国的时候,景湮自动将这个名字屏蔽,从来不去搜任何关于他的消息。

怕看到让她痛彻心扉的内容,也怕让天国的女儿寒心。

可是今天,她突然很想知道,她不在的这三年,祈烬年与他的妻子,是否真如传言说的那般,恩爱异常。

没错,景湮至今仍有些怀疑,她跟祈烬年在一起的时候,她是真的真的觉得非常幸福。

关键字输入,网页跳了出来。

祈烬年的妻子叫胜蓝蓝,景湮面无表情的跳过这个名字,往下看,越看越心凉,所有提到二人的新闻,无一例外,都在说两人有多恩爱,什么每次出现,祈夫人都会甜蜜的依偎在祈总身边,祈总看祈夫人的眼神,爱意满满之类的。

景湮抿着唇,有些焦躁的往下拉着页面。

图片呢,不能只说不放图吧。

点开数篇,都没有配图。

也许记者只是为了博眼球吧,说不定他们就从没有见过祈烬年跟他妻子一起出现的画面,不然没法解释这么多年,都没有拍摄到二人在一起的画面。仅有的几张照片,都是祈烬年的独照,大概是他出席什么活动之类的,还都是抓拍的。

思及此,景湮心里诡异的有些高兴。

继续往下看,景湮蓦然睁大了眼睛。

只因有篇文章里,提到了祈烬年和胜蓝蓝的孩子。

他们竟然有了孩子!景湮不敢置信,转而一想,又苦涩的笑起来。

他们都结婚三年了,有孩子也不奇怪。

而祈烬年,为了保护妻子和孩子,从不让媒体曝光他们的照片!这也是为什么网上搜不到胜蓝蓝照片的原因。

原来如此,怪不得她一张照片都找不到。

这么小心翼翼的祈烬年,她从来没有见过。

跟她在一起的时候,祈烬年似乎就没有考虑过类似的问题。

景湮冷笑连连,心底一片冰凉。

她突然意识到,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。

她所以为的爱情,在祈烬年看来,都不过是儿戏罢了。

胜蓝蓝和他们的孩子才是他爱的人,她什么都不是。

景湮呆呆的坐在椅子上,已经没有了继续往下搜的勇气。

三年前,那种剜心剔骨般的疼痛,又重新回到了胸腔。

她甚至开始怀疑,那一段时光,是不是她臆想出来的,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有在一起过。

为什么会这样?

页面刚好停在祈烬年的照片上,屏幕上的男人微垂着眸子,面容俊美冷漠,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。

其实,这人冷漠的不仅是面容,心也一样冷硬。

否则,怎会亲手杀死他们的女儿,怎会亲自斩断他们的关系?

景湮以手扶额,难过到极致,反而笑了起来。

笑着笑着,眼里浮现出了泪花。

半晌,她动了动嘴唇。

空荡荡的房间里,响起她小声的呢喃。

“祈烬年,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?”

囚尽此生泪未眠

囚尽此生泪未眠

作者:雨落如酥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没有早一秒,也没有晚一秒。我做了一切,恰好遇到了你。只有你才明白:我让这个世界爱上我,而我,只爱你!

免费一元红包详情